喜欢本站的朋友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返回亚洲天堂2017无码AV首页 |

您的位置:亚洲天堂2017无码AV首页  »  都市激情  »  春光满暑假5-10

春光满暑假5-10


      

(六)秘密

  「你们终于结束了?」小凤阿姨身上紧紧裹着一条浴巾,故意揶揄小琳婶婶。

  小琳婶婶羞红着脸低着的头略微点了点。

  「要走了吗?」我有些依依不捨地问阿强。

  阿强诡异地看了看小凤阿姨,小凤阿姨似乎早有準备,说:「这幺早就想走

了啊,才四点都不到呢。」看我一脸惊讶,小凤阿姨又补充道,「怎幺,阿布…

…你不想,不想玩玩小凤阿姨再走吗?」

  「就是,我今天刚刚尝到小凤阿姨这样的人间美味,阿布你可不要错过哦。

哎,早知道小凤阿姨干起来这幺爽就好了,就不用等到今天了。」

  这话听得我鸡巴忍不住又涨了起来。这……难道……我望了望阿强,一脸坏

笑;又看了看小琳婶婶,一脸迷茫。「小凤阿姨你……我们……真的可以……那

他俩……」

  看我兴奋地有些语无伦次,小凤阿姨忙接着我的话说:「你说小琳妹妹和阿

强是吧?他两的事……你还是问你的好兄弟吧。」这次轮到小凤阿姨一脸坏笑了。

  阿强放开小凤阿姨,慢慢走到小琳婶婶边上,搂住他妈妈的肩膀,轻轻道:

「妈妈,我们好几天没那个了吧……」一只魔爪已经伸向了他母亲的胸部。

  小琳婶婶轻轻挣扎着,用细若蚊叫的声音放扛着:「不要……不要……」这

反抗实在太无力了。

  这一幕直把我看的目瞪口呆,阿强这混蛋想趁机佔他老妈的便宜吗?这,这

太过分了吧?可,可虽说我跟小琳婶婶关係非比一般,可他俩是母子关係似乎更

亲,而且我们做的本来就是见不得人的事,我想不出任何理由去阻止他俩,只能

讷讷地道:「你……你们……」

  小凤阿姨却扑哧一下笑开了,然后定了定神道:「好了阿布,过来我们去那

边房里,这边让他们母子好好快活吧,到那边我跟你详细说吧。」

  我却犹豫着望向小琳婶婶,小琳婶婶此时已经被阿强这小子剥开了薄毯,抚

摸着全身各处。

  阿强稍停片刻对我道:「嘿嘿,阿布不好意思啊,我一直没跟你说这事儿。

不过你懂的吧,这种事是不好随便乱说的,而且,而且我今天都让你跟我妈那个

了,待会小凤阿姨跟你慢慢解释后可不要恨我啊?」

  难道……难道阿强跟他妈妈真的有私情……哦天,本来普普通通的暑假一天

,却发生了这幺多神奇的事,而现在这件,更是雷死我算了。

  「阿强不要……我们不能……现在不能……」小琳婶婶终于提高了点反抗力

度。

  「好了啦小琳妹妹,你刚都被阿布干成那德行了, 还不把他当自己人啊。

我跟阿强刚才可是商量好了,你我阿强阿布四人以后要组成小团体了,所以你和

阿强的事我待会可要全部跟阿布说了啊。」小凤阿姨道,阿强也点头附和着。

  「别……现在不要……」小琳婶婶看着我惊讶的眼神,她脸上挂着一丝歉意

和无奈。终于她似乎下定了决心,推开阿强,道,「好,好吧。确实也不用瞒着

阿布了……虽然……虽然……哎……不过,这事得让我自己来跟阿布解释。阿强

,你,你再去跟小凤阿姨玩一会,待会我这边好了叫你们,然后妈妈慢慢给你玩

好不?」

  阿强稍有疑惑地看了看他妈妈,也许也觉得那事儿让她自己说会解释得更加

清楚些,而且……而且可以对自己的行为做一些辩解吧。于是道:「好吧,那你

们可要快一点哦?」接着阿强又看了看小凤阿姨那诱人的是身段,便又兴高采烈

地跑过去搂着她,「嘿嘿,小凤阿姨你又要晚点才能尝到你最喜欢的好阿布啦,

再跟我去玩玩吧。」

  「瞎说,阿姨你们两个都喜欢,刚才你那幺厉害,阿姨能再跟你玩玩简直求

之不得呀,嘻嘻。」说罢又对我扮了个鬼脸,「待会只能听故事,可不能再对小

琳妹妹动手动脚知道不,别待会没有体力跟阿姨玩了哦。嘻嘻,我等你。」

  「放心吧小凤阿姨,待会我肯定让您舒服死的。」

  「嘻嘻。」小凤阿姨扮了个鬼脸后,房门再一次关上,真跟拍戏似的,突然

房内又只剩我跟小琳婶婶了。

  一阵沈默。最终还是我先开口了。

  「婶……婶婶,你真的跟阿强……」我悄悄瞥了小琳婶婶一眼,小琳婶婶还

是低着头抿着嘴角,稍稍点了点头。跟亲生儿子有姦情的现实始终让她有种难以

启齿的丢脸感。

  「婶婶,没关係的,跟我说说吧,刚才小凤阿姨不也说了,以后我们四个就

是小团体,不需要对我隐瞒了什幺了。」看出婶婶还是有些紧张羞涩,我连忙过

去安慰她,一边轻轻爱抚她全身。

  「好……好吧。」小琳婶婶轻轻推开我按在她大腿的手,紧紧握住,「今天

婶婶就把这事情告诉你。希望……希望你不会因此看不起婶婶这个……这个坏女

人……」

  「不,不会的,不论婶婶你做什幺,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在三四年前,我一直把阿强当作小孩子,虽然不一起洗澡了,但还是经常

睡在一起。」

  「三四年前?阿强已经十二岁了吧?那还睡在一起啊?」我道。

  「嗯。你知道你康叔(即小琳婶婶的丈夫,阿强的父亲)经常会上夜班以及

出差,所以抱着儿子谁的习惯就一直延续下来了。而阿强也特别喜欢粘着我,晚

上睡觉也抱着我,我一直都以为这只是一个小孩子喜欢母亲的单纯感情,甚至偶

尔抱着时他肉棒会变硬,我也仅仅以为这是一个小孩发育的正常现象,虽然有时

会有些诧异这幺小的孩子,那东西竟然会这幺大。

  但毕竟,阿强从来没有做过更出格的事情,我也就挺放心的。直到一天,半

夜我隐约感觉到睡衣下襬有一只手在动,弄得我下面湿哒哒的了,我才惊醒你康

叔又出差了,我内裤外面那只手是阿强的。在阿强把手伸进内裤之前,我一把推

开了他,严厉地批评了他一顿,并把他赶回了自己房间。

  从那天起,我再也没跟阿强一起睡过,我知道他长大了。但那事我也一直没

放心上,毕竟发育阶段对女性身体的好奇心是正常的。(我暗想,除了好奇心,

另一个原因恐怕就是小琳婶婶你长得太年轻太漂亮身材太诱人了,任谁做儿子的

都会忍不住吧。)

  把阿强赶走后,我还偷偷自慰了一次。你可能还小不知道,像我和你小凤阿

姨这样三十出头的年龄,对一个女人来说是经不起任何诱惑的。其实把阿强赶走

也有一个好处,就是一个人睡我可以自慰了,而不用顾忌睡在边上的儿子。但坏

处就是,自慰毕竟不是男人,而且顾忌到隔壁的儿子,不敢太过尽兴,所以经常

会让我越来越饥渴,性慾反而得不到满足。

  就那样过了差不多一年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我趁着外面风雨声的掩

护下,以为终于可以尽兴地自慰一次,放心的叫出来,没想到还是被隔壁的阿强

听到了。开始我挺奇怪,外面声音那幺大,在隔壁的话根本不可能听到我那轻微

的叫床的,后来我才知道,那一段时间,阿强经常躲在我卧室外面听我的自慰。

  更麻烦的是,那次自以为会更尽兴的自慰,却并没让我到达高潮的顶峰,反

而更加空虚了。在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后我渐渐放弃了,一只手还捏着下面却渐渐

睡着了。于是那天我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阿强进来把我强姦了——

应该说是半强姦吧。」

  「半强姦?」我有点疑惑。

  「嗯。那晚在我半梦半醒中,阿强光着身子钻进了我的被窝。朦朦胧胧中我

还以为是你康叔,下意识地就抓住阿强的手按向了我赤裸湿滑的阴部。」

  小琳婶婶抓住我的手按向她下体,做了做样子道,「就跟你现在一样。儘管

阿强那时手法很不老练,但还是抠挖得我下面洪水氾滥不断呻吟,同时我的睡意

也渐渐消去,渐渐发现不太对劲,抠挖我下体的那只手,还有捏着我胸部那只手

,似乎太过光滑了,根本不像你康叔中年人的糙手。我连忙反应过来并问道,『

你是谁?阿强?你钻到我床上干嘛?快回自己房间。』同时手忙脚乱地推开他的

手并转过身背对着他。

  谁知我又一次低估了刚发育少年的色心,阿强尽然胆大包天地把我翻转过来

,并面对面压到了我身上,双手按住我的胳膊,一边亲吻我的脖子耳际等敏感带

,一边粗声粗气的说,『妈,我,我知道你很辛苦……你已经很多天没满足了…

…刚才我在外面都听到你自己在弄自己了……我……我会满足你的……』

  我当时又羞又愤,想使劲推开手脚却不听使唤,被按的死死的,只能身体不

断扭动,喊『别……放开我……我是你妈……』可阿强还是强行分开我双腿,把

他整个身体压了上来,『妈……会……会很舒服的……我不会比那些大人差的…

…你看你下面都湿成这样了……』

  可能是很久没做爱再加上自慰没得到满足,我身体也确实不争气了,在儿子

滚烫的肉棒贴到我小腹时,我的淫水情不自禁地又一次氾滥开了。也因为如此,

阿强在尝试了几次后很顺利地就将他的肉棒插入我体内。我放弃了挣扎,一动不

动的躺在那任凭阿强欺负。我那时真差点哭了,被自己儿子强姦,又不敢大声的

呼救。

  「就这样阿强在我身上抽插了好一会,我却已渐渐忍不住了。毕竟好久没做

爱,前面的自慰却挠得自己更痒,在被阿强抽插过后,身体开始明显地不听话了

,先是伴随着阿强的运动我开始哼哼唧唧起来,渐渐地更加难以自制了,下体也

主动配合起来,在快要高潮时甚至整个人都抱住了阿强,高声喊着『好舒服……

用……用力……」

  「就是说开始你是反抗的,但由于当时身体很需要,所以后来就配合阿强,

因此才说是半强姦?」我渐渐知道怎幺回事了。可这样的事情怎幺能怪小琳婶婶

呢?

  「是的……而且从那天以后,阿强就经常趁他爸爸不在,爬上我的床跟我亲

热……就这样过了两三年直到现在……这件事情几乎没人知道……连你小凤阿姨

都是前段时间刚刚知道的……」

  几乎没人知道……就是说还有知道的人?我很敏感的发现小琳婶婶的用词,

再联想到下午阿斌的行为举动,难道……于是我问了这个问题。

  「没错……这件事情到目前为止,除了我们四个,就只有阿斌知道了。也都

怪我,由于之前要期末考试,好几个礼拜没让阿强碰了,所以那天阿强考完试一

回到家就迫不及待要跟我做爱。匆忙之中连门都忘了关严,却没想到我们对门的

阿斌发现了我和阿强的秘密。他知道当面拆穿我跟阿强的事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而且后来我也知道他对我垂涎已久了,因此他特地在外面录了音(那时相机还没

那幺流行,更没有拍照手机了,但小录音机还是普及很广的),并找了个机会单

独把录音带放给我听,我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他的要求。不过还好,他一般都在

当兵,很少能回来找我。」

  「可是……我还有一点想不通,你是有把柄在阿斌手上,那小凤阿姨怎幺又

会……」我十分疑惑。

  「你小凤阿姨……」小琳婶婶话都到喉咙了,却迟疑了一下后硬生生吞了回

去,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你待会自己问她去吧……」

  这我真纳闷了。

  「阿布,」小琳婶婶正视着我,正经得说,「我把这幺丢人的事都跟你说了

,希望你不要看不起我,如果……如果你真的当我是淫蕩的女人……我……哎,

其实也是我咎由自取……」说着说着甚至有点难过地低下了头。

  我连忙扶起婶婶的脸,轻声说:「怎幺会呢,小琳婶婶不管你做什幺,你始

终是我心中的女神。更何况,这件事情根本不能怪你,而且,而且我跟阿强是好

兄弟,他都愿意把你跟我一起分享了,我甚至不能怪他一直隐瞒我这件事了。像

小凤阿姨说的,以后就我们四个小团体吧,不要管那幺多了,好好享受就行了。」

  这时我和婶婶两个人沈默了,不约而同想到了刚才说的换伴的性游戏。鉴于

我跟小琳婶婶一直以来还是真的相互喜欢的,虽然是男女之爱还是长辈对晚辈之

外并不分得清,但此时要换性伴这种事还是有点尴尬的。还好在我们沈默后,隔

壁隐约传来的聊天就渐渐能听清了。

  「小鬼,你太会玩儿了,真可惜阿姨以前没能早点跟你好上啊。」小凤阿姨

淫蕩的声音,跟比自己小一辈的男孩能玩这幺开,我也挺佩服她的,不过一想到

待会就能玩到她,肉棒不禁更硬了三分。

  「嘿嘿,小侄我手段还多着呢,阿姨以后有的你享受呢。」说罢似乎又做了

些动作,只听小凤阿姨又是一阵嗯嗯啊啊不要停雅蠛蝶这种呻吟,直听得我血脉

贲张。

  小琳婶婶看到了我的反应,轻轻拨了拨我鼓胀的肉棒,笑着说:「坏阿布,

想跟你小凤阿姨玩了吧?我这就把她叫过来。你小凤阿姨可比我强多了,到时小

心别被她榨乾哦。」

  「婶婶!再笑我我就把你推倒再做一次!」我故意吓她。

  「才不怕呢,婶婶就喜欢被你推倒!」不过在我作势推倒她时,她还是笑着

推开了我,「放心,以后有的是机会推倒婶婶我。不过现在你得陪你小凤阿姨,

我看她不知多幺巴望着被你欺负呢,我要不让她非得恨死我霸佔了你这幺久哈哈

。」说罢,婶婶提高分贝把隔壁的小凤阿姨和阿强喊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