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本站的朋友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返回亚洲天堂2017无码AV首页 |

您的位置:亚洲天堂2017无码AV首页  »  另类小说  »  至激少年(男同性)

至激少年(男同性)


      

在上一个暑假结识了阿强后,我无知的生活就起了很大的变化。阿强是我在医院结识的,那时我要做割包皮手术,阿强是我的邻床「病」友,他起初说他是因为玩火烫伤了一大片皮肤,要做植皮手术。我入医院时,他已住了几个星期,后来我出院,他仍要留院。起初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割包皮,只是有天晚上睡觉时,爸爸无端的走来把我的长裤子和底裤用力扯去,搅了一轮后,说要我割包皮,第二天就带我到诊所门诊部,要求医生转介我到医院割包皮。一直到了后来,阿强告诉我割包皮的种种,我才知道割包皮的原因。

因为那晚实在有点突然,又有点新鲜,所以当时的情形我还记得很清楚(那只不过是大半年前的事罢了)。那晚,我像往常一样,约十时许便洗澡,然后上床睡觉。我上床不久,还未睡着,爸爸突然走来,一声不发,用力就扯脱我的长裤子,那时还纯良无知的我,不知甚幺事,只是有点惊,怕的是做了甚幺自己也不知道的错事,被他打屁股。(其实他也未试过光打我的屁股,只试过一次拿着间尺不由分寸的乱打。)然后,他顺手又用力扯去我已溜下了一点的底裤,发出「力!力!」的橡皮筋裤头声音。那时,我因为害怕,所以没有发出声音。爸爸用力的扯我的小鸡,把鸡鸡连鸡皮扯得长长的,我很痛,但是以为自己受着惩罚,所以只咬着牙关,忍着痛楚,不敢作声,只发出极其轻微的呻吟。爸爸继续用他的右手扯着我的小鸡,又开始用左手捏我的卵包,玩我的两颗卵子,我的痛楚更加剧烈,开始抵受不住了,终于忍不住叫道:「爸爸,不要了!不要了!很痛!很痛!我知错了!」

爸爸喝道:「臭鸡仔!一点痛楚都忍受不了,不如阉了你,做个女人好了!」

我顿时感到其耻大辱,心想我是男儿汉,于是只好继续忍痛下去。爸爸的左手放开了我的卵包,伸进了我的衣内,摸到了我的左奶头,捏了一轮,然后又捏右奶头,痛得我不禁流了一点眼泪,但他没有注意到,右手有时扯我的小鸡,有时又捏着它,我渐渐觉得我的小鸡有点硬了。

爸爸说:「啊!你终于有点反应了,不要再是青头仔了!」 我那时完全不知他的意思,只是默不作声,但心裏的惶恐更加大了。爸爸继续逗弄着我的小鸡和奶头,我感到我的小鸡、卵包和奶头都有点麻,小鸡更加硬了,奶头和卵包都收缩起来。

我的小鸡伸长了、挺直了,由平时的小指头样变成了半截的小红肠,我不由得略略昂起头来看看自己的硬鸡鸡。噢!比平时长了很多很多,也粗了,鸡皮短了,紧紧的包着我那比平时大了又肥了的鸡头。爸爸停了捏我的奶,双手轻柔地托着我的硬鸡鸡,还用嘴吻下去,又用他的下巴的鬚根摩擦它,我由很痛变成了浑身的酥。爸爸用口吹我的硬鸡鸡,使它更加硬了,我不知怎的由觉得他在罚我变成觉得他很爱我惜我,但心裏仍有点害怕。爸爸说:「傻仔,现在不是很好吗?」

我又不明白了,只是笑了笑。接着,他用手退我的包皮,像是要退出个肥鸡头来,第一次不成,第二次退多了,但也不成,我的包皮像要撕裂一样。他继续退,我又开始痛了,但心裏觉得他要为我做甚幺的一件好事,便又咬着牙关,任由他去退我的包皮了。我痛得不知怎了,只稍稍看见爸爸的嘴的动作和面部表情,像是很欢喜又很用力的样子。突然,爸爸叫了声「扑」,我不知是鸡头还是包皮有破裂的感觉。我一看,只见我的包皮被退了下来,露出红红的一个我从未见过的肥鸡头,鸡脖子像是被橡皮圈紧紧索着一样。肥鸡头上面有一些小白点,爸爸用鼻子嗅了嗅,作难堪的样子,说甚幺:「臭鸡出臭屎!」

「让你也嗅嗅自己鸡鸡的臭屎吧!」说着,用手在我的鸡头上捏了一捏,手指上黏附着一些臭屎白点,伸到我的鼻孔来。

我明知是臭东西,侧过头去表示不想嗅。

待我替你清理一下鸡鸡,顺道替你开刀吧。(开刀?怕死我了,原来那时我听错了,不是开刀,而是「开桃」呢。)接着就去拿了一条湿毛巾和两瓶液体来,一瓶是「鬚后水」,一瓶是蜂蜜。

爸爸先用湿毛巾抹我的硬鸡鸡,抹鸡头时最用力,令我全身酥软了,却又绻缩起来。硬鸡鸡更硬了,更直了,更挺了,肥鸡头也更肥了,更红了。我的鸡鸡挺得弹动起来,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感觉:鸡鸡是不是在挣扎呢?。爸爸则露出喜悦的神色,他先喷上一种令我烫热又有香味的鬚后水,然后用鼻子嗅了嗅,再把它紧握着,使我的鸡头在他略有鬚根的面颊和下巴上摩动,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嗯!…噢!…」的带有享受的呻吟。爸爸微笑了,又用湿毛巾抹了抹,再慢慢用手涂上蜂蜜,把我的整只鸡鸡、卵包和附近都涂满了蜜糖,有些还沿着我的股沟流到柚洞外,阵阵蜜糖的香味飘送过来,令我也垂涎了。

我不知爸爸会怎样处理那些蜂蜜,但很快我便知了,原来他涂在我的鸡鸡和卵包上,然后慢慢吸吮的。他先从卵包附近的地方舔,把週围的蜜糖都舔过了,才舔卵包,然后从鸡尾舔到鸡头上去,最后停在鸡头上狂吸。我觉得爸爸的行为奇妙极了,我酥软极了,他湿润的嘴巴和粗麻的舌头令我觉得──他真是疼惜我了!

我由惊恐,至痛楚,至酥软,至觉得被疼惜,那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爸爸把我鸡鸡上的蜂蜜慢慢吸吮去后,我的鸡鸡硬挺得到了极点,我不知怎的又重新感到自己的一鼓男儿好汉感,那真叫人兴奋呢!爸爸一边吸我的鸡鸡,它一边就不停的弹动。爸爸扯我的衣服了,可是扯来扯去扯不脱,我便乾脆的自己脱了,爸爸用眼神讚我「醒目仔」,我也更沾沾自喜了。

爸爸双手伸进了我的背部,把我略为托起,一手滑到我的柚子上,在蜜糖的润滑下搓搓捏捏,我不知怎的觉得爸爸疼我疼得疯狂,便合上眼睛享受他从来未尝这样给过我的满足。

爸爸的手指开始插进我的柚洞,然后左右转动,左按按,右按按。我有轻微的痛楚,却更有莫名的强烈兴奋,随着鸡鸡的极度弹动,柚洞的强烈迫感,我发出了有规律的「呵!呵!」的享受声音,爸爸也发出了深呼吸声。我的兴奋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最后鸡鸡还带动全身作出了几下的强劲反射动作,一阵强烈的电击感从鸡头传到鸡尾再传到脑部再传到全身。之后,我浑身软了,鸡鸡也慢慢软了下来。爸爸从我的柚洞抽出手指,停止吸吮我的鸡鸡,让我安躺在床上,他用面纸抹了抹我的鸡鸡,把我的包皮重新包着鸡头,再用被子盖着我全身赤裸的身体,让我睡觉。我感受到最深、最甜、最亲切的爱护。爸爸临行前说:「你升中学了,不再是「豆靓」了;是少年了,不是青头仔了。我明天带你去见医生,很快你便可以割包皮了。」

一提到「割包皮」,我又有点儿惊慌了,可是,我觉得,我从此不再是「豆靓」了,我是男儿汉,至低限度,我是一个少年的男儿汉了,爸爸已为我行了少年礼吧,待我割了包皮后(当时我根本不知甚幺叫割包皮),我是一个真的男儿少年了。

我想,这一晚,爸爸就为我行了少年礼了,为我由「豆靓」(儿童)进入少年阶段展开序幕,而在割包皮时所认识的阿强,就成了我的亲密战友,他把我从一个普通的少年引导成为「至激少年」。